赵禁婪

编辑:交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2 19:52:2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赵禁婪(1915~1985) 原名于金兰。女。出生于大连旅顺黄泥川(今大连市旅顺口区)一户封建礼教严酷家庭。因陪同弟弟读书,接触了一些革命道理。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中文名
赵禁婪
别    名
于金兰
出生地
大连市旅顺口区
出生日期
1915年
逝世日期
1985年7月27日

赵禁婪生平履历

编辑

赵禁婪思想启蒙

由于家庭重男轻女,出世后就不受家庭欢迎,规定她不许多说话,走路不许蹦跳,甚至弟弟们调皮做错了事,也要嫁祸于她。小学毕业时,因封建礼教对女孩子的“三从四德”要求,家庭决定不让她升学。后因弟弟上学路远,家庭不放心,父亲让她陪弟弟读书,这使她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当时,她弟弟在大连惟一的中国人办的学校——大连中华青年会学校读书。这个学校的许多老师爱国意识很强,经常秘密举办讲座,桂越冬、陈迈千(即陈云涛)等一些老师在班级秘密讲解《新青年》上陈独秀等人的文章,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思想。赵禁婪在陪同弟弟读书期间,充分利用这个学习机会,不但学习了文化知识,还通过听秘密讲座,知道了一些革命道理,思想受到很大启迪。[1] 

赵禁婪坎坷求学

1927年大革命失败,中共大连地方组织和大连中华工学会相继被敌人破获,大连中华青年会也遭敌人搜索。当时大连一片白色恐怖,学校形势十分紧张,学生们都听从老师的安排,轮流看护学校大门,赵禁婪参加了当时的护校工作。在该校中学班读书时,她当过班级的学习委员,经常替同学订阅进步书刊。学习两年后,因桂越冬、陈迈千等老师被迫离开大连,一些进步同学跟着转学平、津、沈阳等地,赵禁婪私自拿了家里40元大洋转学到沈阳。“九·一八”事变暴发后,她逃回大连,继续在大连中华青年会中学班读书。毕业后入关求学,1935年于北京崇慈中学毕业。同年12月“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爆发,参加了天津学生组织的南下请愿团,要求国民党政府抗日。1936年考入天津南开大学化学系。1936年以后,大连日本殖民统治当局不准往关内寄学费,经济来源中断,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同年秋和同学赵凤瑞一起去日本东京女子医学专门学校学医。翌年与赵凤瑞结婚。1941年,于日本东京女子医学专门学校毕业,获学士学位。毕业后不久,赵凤瑞患肺结核病危,常惦记家中老母,为安慰丈夫,于金兰改名赵禁婪,回国后到金州婆家居住,在老母身边尽孝道。1943年到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大连医院金州分院任妇科、五官科医师。[1] 

赵禁婪投身革命

1945年8月日本投降,苏军进驻大连,赵禁婪和广大人民群众欢庆大连解放。一天,弟弟于明到金州看望她,告诉她原中华青年会学校陈迈千老师随八路军来接管旅大,赵禁婪得知喜上加喜,很快就到大连见到了陈老师。在陈迈千(时任大连市副市长)的劝导和安排下,参加了革命工作,并调到中长铁路大连医院工作,任妇产科医师、科主任。到大连不久,组织上安排她帮助市总工会组建医院,她白天在铁路医院工作,下班后到工会医院工作。她按照组织上交给的争取大连医务界的女知识分子参加旅大妇女联合会任务,登门拜访,宣传动员,把能争取的对象都组织进了妇联会。1946年3月末,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通过业务工作广泛联系、团结知识分子,揭露国民党蒋介石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罪行,宣传八路军、新四军深入敌后坚持抗战的英雄事迹,纠正了一些人盲目崇拜蒋介石的“正统观念”,使许多知识分子向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靠拢。1946年前后,国民党反动派一面叫嚷“接收旅大”,一面对旅大实行封锁,造成旅大人民生活十分困难。为此中共旅大市委号召全市人民开展“反封锁,渡难关”斗争。她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充分利用旅大三面环海的有利条件,将人工养殖海带、紫菜、贻贝、扇贝的措施和方法写成书面材料,为旅大人民“反封锁,渡难关”做出贡献。1947年至1948年,日本医务人员陆续被遣送回国,全院600张床位,只有28名中国医师,医院技术力量受到严重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她一个人顶几个人干,为节省时间,还搬到医院来住,在医院里除了抢救危重病人,还经常学习和编译文献,培养人才。为了工作,家和孩子很少管,但对病人却是认真负责,热心服务。[1] 

赵禁婪医世救人

1949年5月,赵禁婪任中长铁路大连医院(中苏合办)中方副院长,兼妇产科主任。1955年至1985年任沈阳铁路局大连医院院长。曾任大连医学会第二、第三、第四届副理事长。
赵禁婪在长期担任院长工作中,克服困难,排除干扰,不断总结经验,摸索出一套较成熟的符合我国实际的医院管理经验,提高了医疗质量、服务质量和医院管理水平。1971年,沈阳铁路局大连医院率先恢复以“岗位责任制”为中心的三级医师负责制,并重新修订和完善了医疗、护理各科制度和技术操作常规,确立“后勤为医疗服务”的原则。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院各项制度更趋完善,大力开展了智力投资、人才培养及科研工作;一直把思想政治工作放在重要位置,教育全院职工正确处理政治与业务的关系。赵禁婪经常深入医疗科室,亲临抢救第一线,倡导树立社会主义医院院风,为整顿医院秩序和环境,做了大量工作,成绩斐然。1978年,医院先后被评为辽宁省卫生系统先进单位,沈阳铁路局先进单位,沈阳铁路局科技先进单位;1983年,被评为辽宁省文明医院;1984年评为沈阳铁路局文明医院。
1985年7月27日,赵禁婪病逝,终年70岁。[1] 

赵禁婪个人作品

编辑
赵禁婪多年从事妇产科临床医疗,有30年的医院管理工作经验,在杂志上发表过《妇产科检查概论》、《年期的理论和临床知识》、
《镭的知识》、《癌症治疗》等多篇译著。1979年,参与辽宁省卫生厅《医院管理》一书的编写工作。[1] 
参考资料